雪橇犬不是只有“阿拉撕家” 來看看傳奇《多哥》的故事

2020-06-23 17:39:38

長久以來經過都市人類的馴化和圈養,雪橇犬似乎已經變成了蠢萌的代名詞,無論是阿拉斯加雪橇犬還是西伯利亞雪橇犬(哈士奇),在我們的印象中都是拆家、智商不高的樣子,但是真正生活在極寒之地的雪橇犬們卻大不一樣。

《多哥》是一個由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故事發生在1925年一個名叫諾姆的小鎮,鎮上的孩子們突然都患上白喉病,這種病只能靠一種專用的血清來治療,如果沒有血清那么死亡率幾乎為100%,鎮長緊急召開會議,如果一周之內拿不到血清,那么所有的孩子將無一幸免。小鎮的居民們都嚇得不知所措,鎮長提議用飛機空運過來這樣最快,但居民提醒最近暴風雪越來越強勁,沒有飛機在這種環境下能正常飛行,這個提議很快就被否決了,每當現代科技不管用的時候,人們才會想起最原始的方法,居民們紛紛望向鎮上最優秀的雪橇手老賽,他不僅經驗豐富,還有一只天賦異稟的領頭犬多哥,多哥身經百戰總能在暴風雪中找到回家的方向,但問題是老賽已經上了年紀,多哥也不再年輕它已經12歲了,正處在相當于人類六七十歲左右的階段,所以老賽并沒有當場答應下來,他只是說這場暴風雪跟以往的不太一樣。

回到家之后老賽在一邊打磨著雪橇,一邊告訴妻子今天開會的內容,妻子堅決不同意老賽帶著多哥去冒險,但是當鎮長找上門來請求他們,救救那些孩子的時候,拒絕的話又堵在嘴邊說不出口,小鎮每一家相互都很熟悉,老賽不忍心眼睜睜看著那些孩子們死去,他最終還是帶著多哥踏上了征途。出征當天鎮上的所有居民紛紛都站在路邊,向老賽和多哥投以致敬的目光,老賽也都一一回應了,出了小鎮多哥就帶著老賽,沖進了暴風雪之中,伴隨著呼嘯的風聲和刺骨的寒氣,老賽的記憶回到從前,小時候的多哥身體虛弱老賽非常嫌棄,讓妻子扔了它。因為在阿拉斯加這樣嚴酷的環境下,弱者只有被淘汰,但妻子卻執意要留下多哥,并在她的細心照顧下,多哥慢慢地恢復了健康,還非常的活潑好動特別喜歡搞氣氛,經常在老賽工作的時候給他搗亂。

老賽拿它沒辦法就把它關了起來,但這對多哥來說都是小意思,它會挖洞出來,而且它不僅自己玩還帶動其它狗子一起玩,于是老賽升級難度,直接把它單獨關進了堆放雜物的屋子里,這下是挖不動了四周也都是墻,但這也難不倒多哥它一眼就找到了出口,于是放飛天性,順著這些堆放的雜物就爬了上去,從屋外通風口探出一個狗頭,每次逃出來它都會去找老賽,老賽這邊正在訓練雪橇犬,多哥一出來直接就把它們帶跑偏了,這讓老賽更不喜歡多哥了。因為作為雪橇犬它不需要個性,它們需要的是服從和秩序,但多哥卻只會給他搗亂,所以老賽曾兩次把多哥送給別人,第一次老賽打算把多哥送給朋友,但送走多哥后沒過幾天,朋友就罵罵咧咧的把多哥又送了回來。

第二次老賽找了個離家很遠的貴婦,把多哥送給她做寵物,老賽臨走前叮囑過貴婦,這小家伙可不好對付,所以貴婦也還算有所準備,她把家里多哥能穿過的所有縫隙都給堵上了,但沒想到多哥為了出去,居然一頭撞碎的玻璃,多哥總能找到老賽在哪里,老賽發現了多哥身上有血,他也被這小家伙的執著所觸動到了。他決定讓多哥試一試把他安排在了最后一排,旁邊是另一只惡狠狠的二哈,多哥向我們展示了什么是舔狗的自我修養,瞬間多哥就融入了這支隊伍,并且展示出了它非凡的天賦,它是一只天生的領頭犬,所以很快老賽就把它安排到了第一排,在之后的日子里多哥更是為老賽贏回了雪橇比賽的冠軍。

鏡頭一轉他們被困在了距離陸地僅幾米的一塊浮冰上,別的狗子都被嚇得邁不開腿,他們沒有時間多做考慮,老賽只好抱起多哥然后奮力一扔,就把它扔到了對岸上,多哥也非常聰明在上岸后拼了命地往前拉,其它狗子都在后面狂吠給它加油,它咬著牙鼓著勁全身都在用力,完全忘記了自己已經不再年輕了,慢慢的浮冰真的動了,多哥硬是靠著一已之力,把浮冰拉到了岸邊,上岸后老賽抱著多哥,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感謝這位老伙計。之后他們來到了下一個驛站,在這里老賽暫時得到了休息,漸漸恢復體力,但多哥的情況就沒那么好了,驛站負責人的妻子對雪橇犬非常了解,當她檢查完多哥的情況后,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她說道:“這只狗咬死了?!?/p>

多哥不再年輕的身體經過長途跋涉,再加上數次博命他已經非常虛弱了,但是他們沒有時間多做休息,病中的孩子們等不了。第二天一早老賽又出發了,他也心疼多哥,本想讓它坐雪橇上休息一下,但多哥怎么都不肯,他固執地要回到領頭的位置,繼續帶領著他們回家,老賽都擰不過它。暴風雪越來越大,老賽根本看不清路在哪里,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在多哥身上,老賽停下來走上前去對多哥說道:“對不起我什么都看不見,我幫不了你,老伙計帶我們回家,我知道你能行的,全靠你了?!碧煸絹戆?,雪越來越大,老賽早已經不住折騰,暈倒在了雪撬上。

而當他醒來時他發現隊伍完全停下來,這可不好大雪很快就會將它們掩埋,他連忙走到隊伍前面多哥已經體力透支,甚至快沒了氣,這下完了不僅救不了孩子們,連他們自己也會死在這里,這時老賽背后閃過一絲光亮,原來多哥已經把他送到了這里。這里離下一個驛站其實只有幾十步的距離,他們得救了,孩子們也得救了,血清在雪橇手之間繼續傳遞,最后貢納卡森接到了最后一棒,成功地把血清送到了小鎮,而這時報社的記者為了搶新聞頭條,二話不說拿起相機就是拍,居然把這最后一棒的頭犬巴爾托塑造成了小鎮的救星,隨后巴爾托的名字傳遍了整個美國,紐約中央公園里專門為它豎起了雕像。

而反觀整個事件的真正救星多哥,此刻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老賽非常后悔他站在雪地里痛哭,他覺得是自己害死了多哥。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頑強的多哥挺了過來,雖然瘸了一條腿,但至少它還活著,老賽決定讓多哥退休,讓它安度晚年,這一天他出門訓練跟多哥告別后,就把多哥留在了家里,時光就像倒回到了12年前。你一千次囚禁我,我回應你的就是1001次越獄,多哥沖了出去不顧一切的奔向了老賽,即使瘸了一條腿也絲毫不能影響它的速度,就像12年前一樣,是的多哥從未改變了12年如一日,它一直把老賽當作自己的一切,它不懂什么救人,它只知道老賽讓它跑,老賽讓它跳,它要送老賽回家,雖然沒能獲得什么榮譽,但對多哥來說都不重要,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他和老賽過得很開心就夠了。

收藏 分享 舉報

0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九乐棋牌神兽游戏外挂 股票指数的定义 秒速飞艇五码方案 什么是指数年线 一定牛陕西十一选五 北京快3开奖手机版 福建31选7怎么算中奖 广西十一选五出奖号码 河南泳坛夺金481技巧 东方6十1最新开奖号码 pk拾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