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兒》:一場屬于弱者的悲歌

2020-03-25 17:03:38

《寶貝兒》的故事主要圍繞以楊冪飾演的女主江萌為展開,她在出生時因先天缺陷被父母拋棄,在坎坷中成長的她,18歲離開寄養家庭后也只是謀得了一份醫院清潔工的工作,而在醫院面對一個被父母放棄治療的孩子,她出于同理心試圖對這名孩子生命的挽救是電影的主線,而在救與不救的矛盾間,電影也借此構建起了極具爭議的內在縱深。

在我們傳統的觀念中或許會對面對孩子見死不救的父母嗤之以鼻,但我們做出這種道德判斷的時候其實并沒有能真正站在一個設身處地的立場,《寶貝兒》中放棄孩子的父親同樣也面臨著巨大的痛苦與絕望,當一個孩子的成長所要付出的代價不但是拖垮整個家庭,甚至孩子自身還要承受巨大痛苦時,對生命的堅守又是否會是一個更大的悲劇呢?電影中的救與不救,其實都沒有錯,江萌的救是出于人性中善的本能,父親的放棄則是面對生活更為理性的思考,《寶貝兒》的中肯之處就是其并沒有站在一個道德的至高點,去弘揚江萌對一個毫無瓜葛孩子的救,或是去批判一個父親對孩子的放棄,而就是以一股尤為克制的情緒,在無解的現實中去展現這樣一場悲劇。

透過這樣一場悲劇,電影所落足的并非單只是對幼嬰兒棄養問題的探討,以江萌這一即是棄嬰又是殘疾人的主人公為原點的展開,其也帶出了另外兩個關鍵人物,養母與同樣患有生理缺陷的男友,透過他們電影也呈現了很多其實在現實中被我們所忽視的現實問題,從殘疾人的生活到對他們尊嚴的保障,再到法律制度面前法與情的兩難,電影由此極具人文關懷的令人共情于殘障群體他們的現實困境。

在演員上,自認為楊冪是不夠合格的,雖然面對這樣一部頗具現實主義深度的作品,其演技有著不小的進步,化妝上也沒有了昔日的偶像包袱,但其對人物的拿捏仍舊匱乏一種層次感,在很多苛求情緒的表達上楊冪最終令人所見的只是一種呆滯,這一問題成為了電影自身難掩的詬病,當生命成為了一道選擇題,且沒有標準答案的時候,不論你內心更為傾向于江萌的救,還是父親的放棄,其實都真正關注到了這一被社會所忽視的殘障群體,這就是這部電影的價值。

收藏 分享 舉報

0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九乐棋牌神兽游戏外挂